洛云枫(高三党咸鱼)

万千星辰皆似你,却不如你
对未知事物感到好奇,喜欢的东西有很多。
钟爱全职高手和刀剑乱舞,本命王杰希,大概是个奇奇怪怪的人_(:з」∠)_

刀剑乱舞30天挑战(仅游戏)
第1天
初始刀:加州清光
第2天
现在的近侍:信浓藤四郎
第3天
第一把极化的短刀:药研藤四郎
第4天
第一把毕业的刀:加州清光
第5天
本丸里最器用的刀:今剑
第6天
最来之不易的刀:小豆长光
第7天
一见钟情的刀:大和守安定
第8天
最喜欢的刀派:粟田口
第9天
婚刀:信浓藤四郎
第10天
第一把稀有刀:江雪左文字
第11天
最想要却不来的刀:一期一振(对!没错!就是这个混蛋!)
第12天
对你来说意义最大的刀:药研藤四郎
第13天
本丸里出货最多的刀:博多藤四郎
第14天
最喜欢的景趣:大广间
第15天
最喜欢的活动:大阪城(好多好多小判!还有小短刀!)
第16天
现在的第一部队的出阵阵容:不动行光,药研藤四郎,今剑,博多藤四郎,平野藤四郎,五虎退
第17天
常年远征的刀:前田藤四郎,骚速剑,笑面青江,石切丸
第18天
最容易沟的刀:大和守安定
第19天
初恋刀:大和守安定
第20天
最喜欢的回想:遍地藤四郎之故
第21天
最喜欢的组合/CP:鹤一期
第22天
最喜欢的近侍曲:加州清光的那首(话说国服啥时候上近侍曲?_(:з」∠)_)
第23天
最喜欢的立绘:加州清光真剑必杀立绘(清光光的身材真好ˉ﹃ˉ)
第24天
最喜欢的CV:小野贤章
第25天
最喜欢的台词:大将的脸怎么也看不腻(信浓藤四郎)
第26天
入坑前后印象反差最大的刀:不动行光(这孩子极化前后变化真的好大……)
第27天
分享一下你的玄学:无心玄学(这个最有用)
第28天
入坑的原因:花丸里安定的颜和声音(*/ω\*)
第29天
还喜欢刀男的原因:一群小短刀还没极化
第30天
入坑以来印象最深的事:未上线一星期,刚打开界面,信浓的那一句:“大将,欢迎回来——太好了——我还以为你把我就这么收起来后遗忘了呢……”(瞬间扎心了,以后不会离开那么久的……)

填卷人:洛云枫
没有时间一个一个弄,索性一起发了(别说了,你就是懒)

什么都没有我……

大概被嫌弃了吧……

什么都做不好……

不要对我抱有任何希望,我会让你们失望的……

比起讨厌别人,我更讨厌懦弱无能的自己。

我活着有什么意义……

不要再靠近我了……

没有我他们应该能活得更好吧……


审神者的日常【有关小豆长光限锻】

小豆限锻又开了,我来试试产粮玄学,看能不能锻出小豆。

以下正文

  烛台切光忠和大般若长光大早上看到时政新开的活动激动得不行,急匆匆地跑到审神者的卧室。“主公!小豆限锻开了!”审神者刚醒来,脑子正发懵呢。看到两人,差点把他们扔出去。

  “哦。”审神者瞟了一眼,就给了个冷漠的回答。对上审神者冷漠的双眼,烛台切光忠的心瞬间凉了半截。自家主公从来对限锻提不起兴趣,又难出货。这次活动主君怕是又不参加了。大般若长光看到同伴有些失落的样子,出言道:“新年快到了,小豆来了的话可以给主公做好吃的甜点。主上要不要去试试锻刀?”“那好吧,事先声明,锻不出来的话把我扔到锻刀炉里也没有。”审神者看着两人有些期待的样子,想想自己好久已经没有参加这类活动了,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两个人。

    三个人慢悠悠走到锻刀室,刀匠看到三人过来,急忙迎上前来。审神者蹲下身来双手捧着刀匠的脸,“小刀匠,锻不出小豆的话,哼哼哼……”看着审神者的【腹黑】划掉微笑,刀匠默默点了点头,转身向锻刀炉里扔资源。看着刀匠忙活,审神者挑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,开始刷手机。“主公,您还没吃早饭,我去给您带早饭过来吧?”“嗯。”看了一眼烛台切,应了一声后又低下头刷手机。等到烛台切走后,大般若挨着审神者坐下,“主公,您都在看什么啊?”“我在和其他同事聊天。话说般喵啊,如果我让你把面具摘了给我看,你愿意嘛?”审神者放下手机,转头看着他。“主公现在要看的话也可以看。”说着作势要摘下面具。审神者按住他的手,止住了他的动作。“我不是说现在看啦,以后要看的时候再看。”审神者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。“咪酱!今天的早餐是什么!”烛台切端着餐盘进来,看到自家主公一脸期待的样子,“是主公喜欢的皮蛋瘦肉粥和豆浆。”烛台切放下餐盘,“主公快吃吧,以后得起早点,不准熬夜到那么晚了,药研知道了怕是又要说您了。”“知道啦!”审神者回了一声,喝下一口豆浆。“咳…咳咳……”“主公慢点喝,小心噎着了。”大般若轻拍着审神者后背顺气。等吃完早饭之后,烛台切把餐具收起,“咪酱!午饭我想吃红豆饼!”“不行啊主公,午饭吃甜的下午容易饿。午休过后再吃吧。嗯?”烛台切揉了揉审神者的头发“那好吧。”审神者听到烛台切这样说也只能点点头。

  烛台切走后,刀匠把刚刚锻出的刀给审神者看。审神者看着地上一堆短刀胁差打刀,不发一言。大般若长光脸上笑容僵硬,终于知道审神者为什么懒得锻刀了。刀匠瑟瑟发抖,生怕自己也会像其他刀匠一样脑袋分家。审神者蹲下身,轻轻拍了刀匠的头。“小刀匠辛苦了,这些刀帮我放到仓库吧。般喵,我们去逛逛本丸吧。”“啊?哦,好的主公。”审神者快步离去,大般若只得跟上。“主公刚吃饱别走那么快,对胃不好。”审神者突然停下脚步,大般若差点撞上。一瞬间,审神者转过身抱住大般若,“般喵,我是不是很没用啊……锻新刀锻不出来……一期一振也没有……在学校总是被人讨厌……什么都做不好……”说着说着审神者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,大般若抱着审神者,“怎么会?主公做得很好啊,若不是您在,这座本丸里的大家又怎么会再次聚在一起。是您给了我们一个家,让我们得以安身。剩下的人早晚有一天也会来的。所以主公不要哭啊,哭的话就不好看了。”“嗯……”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用了三分之二的委托符了,一把四花都没有

小豆真难锻,长船家的男人真的好贵_(:з」∠)_


特别的审神者(审神者人设)

姓名:洛云川

年龄:17

性别:男

身高:1.76米

体重:53公斤

性格:胆小,腼腆,有些怕生,紧张的时候会摸耳垂。不过与他人熟悉之后会出现话唠属性。虽然胆子小但朋友有难还是会挺身而出。喜欢与自家的刀一块喝茶。

外貌:黑色短发,棕色眸子,一般情况下不会在陌生人面前露出真实的表情,平常在本丸穿和服,也会穿别的衣服,出门的时候会再加上一件薄荷色的羽织

武器:一字则定(太刀)

高级灵力,武系审神者

  一直以为自己是正常人类,但其实是时政为了操控一字则定的力量暗地里做实验出现的“失败品。”本人先前不知情,知道这件事还是其他人不小心透露的。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逮捕入狱,但为了“洗清罪名”,无奈之下接受了担任暗堕本丸的审神者的任务。


打个人设出来先,有空填坑


给审神者们的礼物

有点小期待


道·鸽子·明·咕咕咕·尔:

来吧


落萧//凡言:



走着


-云•文废•上线随缘•生-:



我想……

  

  

二氧化碳子:

  



   


试图x
安然然然: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
嗯……转发的同事们都可以获得我画的与各自婚刀的合影【如果不嫌弃的话】,这条好简陋啊多写几个字撑下场面xxx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
   




审神者随想杂录(2)

这是个短篇,一期一振视角
大概是个玻璃渣?
突发奇想的产物,文笔渣还请不要嫌弃
以下正文




【1】
我做噩梦了。
虽然自从有了人形之后有时也会做噩梦。但是,这一次和以往那些不一样。
这次的梦里,我的眼前还是有熊熊燃烧的建筑,火光冲天。
在建筑里面的人这次不是我的弟弟们,而是另一个模糊的身影。那个身影像是主君,她朝着我喊了句什么,嘴角还带着微笑。看到这样的场景,我惊醒过来,吓出一身冷汗。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怎么也睡不着。
希望这只是个梦。
【2】
看着主君在阳光下舞动的身姿,手中挥动的长剑灵活且富有韵律。这样的主君我已经看过很多遍,却怎么也看不腻。我又想到了那个梦,心里染上了一层阴霾。跳完一支舞的主君走过来,脸上露出担心的神情。“一期,怎么了?看你好像有点不开心的样子。”我把做的那个梦告诉了主君。“诶?!原来是这样啊,一期不用担心啊。梦都是反的,你看,我现在不就好好的在你面前嘛。”说完主君还抱了抱我。主君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啊,有一点点舍不得呢。
【3】
今天万屋难得有庆典活动。久久不出门的主君,这次倒是想出门玩一趟。准备好之后我在本丸的大门等着主君。“一期,你看我这身裙子好不好看?”穿着红色汉服的主君站在我面前,还转了一圈给我看。“嗯,无论好看。主君穿什么衣服都好看。”“一期的嘴还是那么甜。”主君稍微红了脸。“大将,出门玩的话要抓紧一期尼的手啊,注意安全早点回来。”药研站在一旁,嘱咐了几句。“知道啦,等我和一期带礼物回来给大家。”主君的脸上的笑容还是像阳光那样灿烂。看到这样的笑容,我能感觉到她很开心。但心里的不安感倒是越来越重了,但愿不要出什么事。
【4】
我和主君困在了着火的建筑里。
靠着主君的灵力感知,我们一步一步走向出口。看着周围熊熊大火,我的耳膜有点疼,耳边都是木头燃烧的声音。“救…救救我…咳咳…有没……咳咳咳咳……有没有人……”主君听到这微弱的呼救声,转向找呼救的人。好不容易吧呼救的小孩子给救出来,出口却被堵住了。“一期……咳咳咳……抱着这个孩子快出去。我给你们加一层灵力防护罩,防止烧伤。”主君的灵力把我和那个孩子包裹住。我后退几步,冲破最后的障碍,在地上翻了个滚之后,将怀里的小孩子交给医生。当我回身的时候,那座着火的木制建筑在我面前轰然倒塌。
眼前的情景和那个梦一模一样。在大火中,主君对我说了句什么,可我没有听清。想迈出脚去救她,却怎么也动不了。这个感觉,主君对我下了言灵。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主君被大火吞噬。看着身影一点一点消失,窒息感充斥了全身。
我要救她……就算救不了她也要和她在一起……这是我昏过去之前最后的想法。
【5】
我醒过来的时候弟弟们都陪在我的身边,环顾四周,却总感觉少了什么。“一期尼,大将她…她没能救出来……”药研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眶红红的。“她?药研你说的她是指……”“一期尼,你不会不记得大将是谁了吧?!”药研的眼里满是难以置信,其他的弟弟也是这样的表情。“唔……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,我们真的有审神者吗?”药研和其他的弟弟一起向我讲述我与审神者之间的故事。听他们的讲述,我慢慢感觉到熟悉,但是我依旧想不起来她的样子。
【6】
这天我轮到我打扫天守阁。我从柜子上拿下那柄长剑,细细擦拭着。听他们说,这是审神者以前跳剑舞时用的长剑,还说我以前最喜欢看审神者跳舞。擦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脸上会不自觉的露出微笑,心情也会变好。“擦完剑之后该叫主君起床了。”说完这话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。看来以前的“我”对她的习惯的了解程度已经到这样了吗……可我还是想不起来她的样子……
【7】
在我回忆的时候,大脑传来疼痛感。我手一松,那柄长剑掉在地上,剑身满是裂痕,头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脑海里的记忆碎片一点点整合起来,好像还有什么破碎了。
我想起来了,这个本丸的审神者,是我的主君,亦是我最爱的恋人。我还想起了那个时候,主君对我说的话
“一期,照顾好本丸的大家。连带着我那份一起,活下去……”
想到这里我很想哭出来,却只能流泪。我竟然忘记了她这么久,真是个不合格的恋人啊。从此以后,我要带着她的那份,完成她的使命,活下去。

审神者随想杂录(1)

突然发觉今天好像是国庆节,发这个是不是不太好?_(:з」∠)_
欠了别人一个星期的小玻璃渣,得赶紧还,免得被当成鸽子炖了T^T

正文开始
  审神者睁开眼睛,太阳已经高高升起。审神者知道他又睡过头了。最近身体越来越差,睡眠时间越来越长。摘下戴了一晚上的氧气罩,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。药研进来看到审神者这样做,连忙说到:“大将,你还在生病呢,快躺下休息,不休息好一会鹤丸先生又要说你了。”“哎呀,我躺很久了,再躺下去骨头就要散掉了……”“嘿!有没有被我吓到?”突然被拍肩的审神者缓缓扭头看向来人。“鹤丸!我躺很久了!我要活动一下身体!”“哦?主君想要身体怎样活动呢?”鹤丸国永靠近审神者耳边说道。“你!”审神者憋了半天,才说出一句:“不理你了!”又钻会被窝里。鹤丸国永知道审神者又在闹小别扭。“乖,主君吃点东西再躺吧。”说完这话审神者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只好慢慢钻出被窝接受鹤丸的投喂。喂完之后,审神者在鹤丸脸上亲了一口。但转而看向了本丸里那颗巨大的万叶樱。“呐,鹤丸,我死后把我埋在万叶樱下吧。”鹤丸国永皱了皱眉“主君别这么说,你会活很久的,至少得长命百岁。”审神者没忍住,笑出了声“噗,我逗你的,别当真啊。”接下来又说:“但是遇见你,遇见他们,我很开心。话说万叶樱的樱花开得真好呢。”“那主君说,樱花和我相比你最喜欢哪个?”审神者纠结了一下,认真回答:“我最喜欢的花是樱花,最喜欢的人是你,这两者不冲突。”鹤丸国永轻轻刮了一下审神者的鼻子,两人相视无言。
  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,审神者的病情加重了,用了很多药都没有什么效果。看着他们一边忙着本丸的事务一边还要照顾自己。审神者感觉到自己拖累了他们:“别管我了,把我一个人丢下也没关系的。”“主君在说什么傻话,不会丢下你的。”接下来的时间里审神者表现得异常安静。以前只是晚上戴着氧气罩,现在是整天躺在床上靠着氧气罩费力的呼吸。鹤丸国永知道了,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却一直有不好的预感。审神者这些天除了一不小心把手里的茶杯摔碎之外,没有什么异常,偶尔会坐起来看书,但看一小段书后又睡了过去。过了几天鹤丸国永出门带队远征,审神者旁边有五虎退在陪着。审神者看起来气色相较之前好了一些,难得摘下了氧气罩。“退,我想去看看本丸的灵力运行法阵,就任审神者这么久我还没去过那里看看。”“主君,你要去的话我陪你去。”审神者轻轻嗯了声后五虎退扶着审神者走向本丸深处的那座房子。
  推开陈旧的木门,房间里法阵的光芒亮起。虽然很久没有人来,但是里面却一尘不染。法阵的光芒忽明忽暗,显示着这座本丸的运转。“退,我想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一会,先去和秋田他们玩吧。”“那……好吧……主君你要是有什么吩咐记得叫我。”五虎退随后退了出去。留下审神者一个人在里面。在五虎退走之后,审神者松开了握住的手,掌心里只有一枚碎瓷片,这还是那时候打碎茶杯的时候偷偷藏起来的。看着面前的法阵,审神者卷起袖子,在胳膊上划了一下,鲜血缓慢流出来。审神者往手臂上缓慢划出伤口,伤口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深,流出的鲜血一滴一滴流到地上,一部分的血流到法阵上,鲜血刚滴上去,就被法阵吸收,光芒更亮一分。直到最后双臂鲜血淋漓,审神者躺在法阵中心,用剩余不多的力气划开了手腕上的血管。伤口不是很深,血却一直在流。鲜血在地上开始慢慢向四周蔓延。审神者将仅剩一点的灵力把瓷片粉碎。看着瓷片变成粉末,审神者缓缓将身子蜷缩起来,闭上了眼睛。
  过了几个时辰,鹤丸国永远征回来,向其他人询问之后找到了五虎退。“主君在这几个时辰里一直都在里面,说想一个人待着一会。”“他一直在里面?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?”鹤丸国永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深,想起审神者近日的表现,越想感觉越不对劲。“不对,我得去看看主君。”鹤丸国永推开木门,只看见审神者躺在地上,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。越靠近审神者血腥味越浓。鹤丸国永看见审神者躺着的地面上一大滩血,连忙抱起审神者。看着审神者的手臂,上面细小的伤口已经结痂,剩下的伤口还有鲜血在流出来。鹤丸国永打横抱起审神者,冲出房间。“五虎退!快去把药研叫来天守阁!”五虎退看到审神者双臂上都是血,衣服上沾染了大片血迹,吓了一大跳。“好,好的。”等到药研来到天守阁,只看见鹤丸国永一个人抱着审神者坐在地上,双眼失神。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这样……”药研只听到鹤丸国永喃喃自语。药研低下身子用手探向审神者的颈间,脸上露出难过的神情。“大将已经没有呼吸了……明明答应过我你不会自杀的……现在这样算什么……”审神者呼吸停止的那一刻,万叶樱的樱花落了。感应到灵力逐渐衰落的付丧神全都不约而同看向了万叶樱。满天的樱花雨,昭示着生命的终结。
  最后,鹤丸国永把审神者埋于万叶樱下,因为他记得他说过,他最喜欢樱花了呢。

什么鬼玻璃渣,自己果然不适合写虐呢_(´ཀ`」 ∠)__  @道明尔▪卡斯特——进入诈尸模式 艾特老道

这层再不出我今晚就叫咪酱炖了这只狐之助Ծ‸ Ծ 【情绪失控.jpg】
挖完之后……把狐之助拿去炖了吧……

求花丸第二季最终话资源,拜托了🙏🙏🙏

千子姐姐终于来了,开了一百二十多个箱子才来,我的肝都要废了_(:3」∠)_嘤嘤嘤~【非酋婶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】